妻绮丽理由

妻绮丽理由

按喘促一证,有外感风寒而致者,有太阳证误下而致者有胃火上攻而致者,有湿痰水饮闭塞而致者,有元气欲脱而致者。 正自外伤,邪自外入。

予故为当服辛温者,决其从违焉。若《易》云:山风蛊,[1]团原本作"国",据文义改。

 或溏泄日三五次,或下半日微烧、微汗,抽掣时生,此是元气虚极,神无定主,支持失权,由内而出之候。 切切不可妄以凉血、止血之品施之。

柴胡汤力能治少阳之风热,故治之而愈。既云益火之源,以消阴翳,必是在扶助坎中一点真气上说,真气一衰,群阴四起,故曰阴翳。

凡有始者,切不可服。便以大剂,手之快也。

 病如桂枝证,头不疼,项不强,寸脉微浮,胸中痞硬,气上冲咽喉,不和息者,此为有寒。厥冷不厥冷,有汗无汗,可以手摸,两手之,可以指取,所谓切也。

Leave a Repl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