宇都宫紫

宇都宫紫

乃当归、芍药、熟者,所以养血于疏风之后,一以济风药之燥,一使手得血而能握,足得血而能步也。水足以济火,故狂躁烦渴火实之证,内以水饮之,外以水渍之,此既济之妙,自《大易甘梨浆,水类也。

 丹溪谓半夏能使大便润而小便长,今又专以半夏为除痰之药,稍涉燥证,辄不敢用。阴寒中于肝肾,则不能主吸入之气。

利与痢不同;利者泻也。盖身痛尚属表证,急则先救里而后解表也。

干姜辛热以燥湿,白术苦温以胜湿,茯苓甘淡以渗湿,甘草甘平,和中而补土。若因下早而成者,方用陷胸汤,以分浅深,从缓治之,不宜太峻。

吴鹤皋曰∶麻黄、杏仁,麻黄汤也,治太阳伤寒;桂枝、芍药,桂枝汤也,治太阳中风;此中风寒有表证者所必用也。霍乱者阴阳不和而挥霍撩乱,或吐或泻,亦有寒热二证,若阴寒所致者,宜此汤。

病不除者,再服,得快下后,糜粥自养。石器炒成砂,再研,糯米糊丸,梧子大。

Leave a Reply